纽约时报:原本微软只想参股 Tiktok,后来 “乱套了”

文章正文
2020-08-29 12:54

TikTok 与微软早在今年 7 月份就进行谈判,原本双方讨论的只是微软入股 TikTok,并没有想要收购 TikTok。但在美国政府的干预下,最初双方进行小规模投资的商谈却愈演愈烈,越来越复杂。

今年夏天,当微软开始与广受欢迎的短视频应用 TikTok 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谈判时,双方并没有想进行一项重大交易。

鉴于运营一家社交媒体公司的复杂性,任何大型收购对于微软来说似乎都难以驾驭。据四名了解谈话内容的人士透露,微软开始讨论的只是如何入股 TikTok,并成为这款短视频应用的少数股东之一。

他们认为,即使是一笔小交易也将带来双赢。

这些知情人士表示,对微软来说,少数股权投资可能会让 TikTok 使用其 Azure 云计算服务,从而成为微软最大的云计算客户之一。TikTok 一直在使用谷歌云计算服务为其短视频业务提供支持。

上述知情人士还表示,对于字节跳动和 TikTok 来说,与微软的交易可能有助于将自家短视频应用在中国市场以外的业务估值推高至 800 亿美元,还将使 TikTok 在美国市场有了一家大科技公司的支持。

然而,最初双方进行小规模投资的商谈却愈演愈烈,越来越复杂。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下达了关于 TikTok 美国业务的禁令,字节跳动正在商讨将 TikTok 部分全球业务出售给几个潜在买家。有太多想要从交易中分得一杯羹的组织参与谈判,而且所有参与者都在努力维护自家利益并推动相关进程。

知情人士表示,除了微软之外,竞购者还包括企业软件公司甲骨文。他们表示,一些想促成交易的银行家和投资者也曾致电 Netflix 和 Twitter,讨论收购 TikTok 的相关事宜,但尚不清楚这些公司是否真的对收购 TikTok 感兴趣。知情人士说,微软拥有最丰富的资源和超过 1.6 万亿美元的市值,目前看来仍是最有可能收购 TikTok 的公司。

图示:字节跳动首席执行官张一鸣曾是微软员工

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公开的收购方案令人头晕眼花,包括字节跳动、TikTok、投资者和竞购者在内的多方都希望从交易中获得最大利益。他们说,谈判涉及方方面面内容,其中既有只出售 TikTok 的北美业务,也有收购 TikTok 的全部业务。

知情人士说,具体交易价格尚不清楚,不过估计交易金额在 200 亿至 500 亿美元之间,具体还要取决于出售 TikTok 哪部分业务。而且谈判尚未确定,最终可能无法达成协议。

出售 TikTok 还会受到多方因素的影响。特朗普一直在积极参与其中,其与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 · 纳德拉 (Satya Nadella)进行了交谈,并表示甲骨文可以处理收购 TikTok 的事宜。在 8 月 6 日发布的一项行政命令中,特朗普把出售 TikTok 美国业务的最后期限定为 9 月 15 日。

本周一,TikTok 起诉美国政府,称该行政命令剥夺了正当程序。如果法院下令,这一诉讼可能会给 TikTok 在美国市场继续运营争取更多时间。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教授史蒂文 · 大卫多夫 · 所罗门 (Steven Davidoff Solomon)说,美国强迫这样一家大公司出售自家业务的做法 “真是前所未有”。他还说,“这场交易是被迫的,字节跳动正试图阻止出售业务变成减价大甩卖。”

字节跳动此前以 10 亿美元收购音乐应用程序 Musical,从而创建 TikTok。在美国和世界很多地方,使用 TikTok 已经成为一种流行现象。字节跳动表示,超过 1 亿美国人经常使用这款应用,其中以青少年和 20 多岁的年轻人居多。

去年 11 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字节跳动收购 Musical 的交易展开调查。为了减轻来自美国方面的压力,字节跳动首席执行官张一鸣开始向包括红杉资本 (Sequoia Capital)和泛大西洋投资公司 (General Atlantic)在内的投资者进行咨询如何斡旋应对。

知情人士说,在商谈中特朗普政府提出了具体规定:首先它希望字节跳动减少对 TikTok 应用的所有权份额;其次,它希望确保 TikTok 的美国用户数据存储在美国服务器上。

知情人士说,字节跳动需要一个美国主要科技合作伙伴来满足要求。张一鸣和投资者认为,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受到了太多反垄断审查。但拥有 1370 亿美元现金储备、成熟云计算技术和良好政府关系的微软可能会成功应对这一局面。

据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说,曾担任微软工程师的张一鸣主动联系了微软高管,以了解他们的兴趣。红杉资本和泛大西洋拒绝置评。

今年 7 月份微软开始与字节跳动进行谈判。知情人士说,当时讨论的焦点是微软对 TikTok 进行少数股权投资。了解谈话内容的人士说,压力之中的微软高管对完成一笔大交易犹豫不决。这些知情人士说,字节跳动和张一鸣也想保留 TikTok 的部分所有权。

然而随着谈判的推进,微软对与 TikTok 可能达成一笔更大交易变得更加热情。尽管微软拥有大量关于游戏和办公软件等行业的数据,但对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的行为却知之甚少。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说,TikTok 的用户交互信息可以加强微软运营数据科学的经验。

TikTok 还可能与微软 70 亿美元的广告业务挂钩。知情人士说,这对微软的业务发展也很有意义。

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和微软也认识到,收购 TikTok 美国业务是一个更干脆的选择。微软可以允许 TikTok 作为一个独立部门运营,就像它过去进行的大型收购一样,比如 2014 年微软以 25 亿美元收购视频游戏《我的世界》(Minecraft)制作公司,以及 2016 年以 260 亿美元收购职业社交网站领英都是如此。

图示:微软起初只是讨论收购 TikTok 的少部分股权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密切关注情况发展变化。上个月,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 · 努钦 (Steven Mnuchin)对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关于字节跳动收购 Musical 的建议持保留意见。三位知情人士说,努钦曾与 TikTok 和微软就 TikTok 用户数据应该如何保存在美国服务器上进行过交谈。

7 月 31 日,努钦向特朗普提交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关于字节跳动收购 Musical 的分析报告。报告建议是把 TikTok 应用出售给一个美国所有者,微软收购 TikTok 的大部分业务和股权,字节跳动成为少数投资者。

但当天晚些时候,特朗普在空军一号上表示,计划完全禁止 TikTok。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的几名顾问对自己建议没被采纳感到愤怒。

接下来的 72 小时一片混乱。有消息透露,微软正在就收购 TikTok 进行谈判。私人股本公司和银行家也聚在一起商讨此事。据知情人士说,黑石集团首席执行官苏世民 (Stephen A. Schwarzman)也曾短暂出席讨论。

那个周末,特朗普就 TikTok 给微软首席执行官纳德拉打了电话。特朗普称,字节跳动有 45 天的时间完成出售 TikTok 美国业务。他补充说,任何协议都应该对美国政府有所帮助,比如说创造就业机会或其他经济利益,或者向美国财政部提供某种好处。

私下里微软和 TikTok 高管对此感到震惊。45 天的窗口期使 TikTok 在谈判中处于劣势。知情人士说,特朗普似乎还主张 “给服务员小费”,也就是把这笔交易费用的一部分返给美国财政部。

图示:特朗普就 TikTok 给微软首席执行官纳德拉打了电话

几天后,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称如果 TikTok 在 9 月中旬之前还没有出售,他就会禁止 TikTok。一周后他又发布了另一项行政命令,要求字节跳动在 90 天内完成这一交易。

此后,包括甲骨文在内的其他潜在收购者也出现了。字节跳动想要将 TikTok 在诸多竞标者中卖个好价钱。更多潜在收购者开始竞购这个快速增长的热门应用。所有这些因素都可能让微软放弃收购。

就在交易谈判仍在进行之际,TikTok 周一就特朗普行政命令起诉美国政府。

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比起诉讼,我们更倾向于进行建设性的对话。”但声明说,鉴于颁布的行政命令,“我们别无选择。”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