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护人员,真的了不起”

文章正文
2020-02-20 08:02

  来自喀麦隆的留学生帕维勒是非洲首例在华确诊新冠肺炎患者,也是目前唯一一例。从1月30日确诊到2月10日治愈出院,12天的难忘经历,让帕维勒感受最深的是——“不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只要我们一起全力配合疫情防治工作,世界上所有的疫魔都不可怕。”

  今年20岁的帕维勒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中文名字叫董其琛。他在喀麦隆的孔子学院以及温州大学学习了两年中文后,现就读于湖北省荆州市的长江大学农学院。1月份,他与朋友结伴到武汉游玩时,不幸感染上新冠肺炎。“回学校不久,我出现了发烧症状,体温38摄氏度左右。老师非常担心,每隔一两个小时就打电话询问病情。我非常感动。”

  在荆州市胸科医院确诊后,帕维勒积极配合医护人员接受治疗。“整个过程很有秩序,富有温情。医护人员专业、敬业,定时消毒、测体温、做检查;隔离病房干净整洁,供应一日三餐,有电视可以看。医生告诉我,我恢复得很快,不用担心。老师、同学们每天打电话嘘寒问暖,我自己也能感受到病情日渐好转。”

  经核酸检测转阴后,2月10日,帕维勒拿到了出院记录,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病情信息、诊断、医嘱。“当我躺在病床时,我才了解到中国医护人员的工作量有多大、承受的压力有多重。他们的亲友都在担心他们的安危。但是,他们都很勇敢、坚强、团结。中国医护人员,真的了不起!” 帕维勒对中国医护人员充满感谢和敬佩。

  “你知道吗?我治愈的消息传到了喀麦隆国内,成了热点新闻。喀麦隆驻华使馆还发了公告,我成了‘名人’。”在湖北,来自非洲的留学生有近3000人,其中喀麦隆留学生近70人。亲友们都十分牵挂帕维勒。“远在非洲的亲友们最初也很担心。我向他们反复解释,新冠肺炎可控可治。其实,这次患病我没有感受到太多痛苦。以前在非洲得过的疟疾、伤寒更难熬一些。要相信,最好的医生是自己,最好的良药是笑容。”

  出院后还在学校公寓里自我隔离的帕维勒,悬着的心早已放了下来。“我们都非常爱中国,一直坚信中国政府。大家一定要保持耐心和乐观,齐心协力应对,疫情终将被打败!”


  《 人民日报 》( 2020年02月20日 17 版)

(责编:岳弘彬)

文章评论